科技“智”行“慧”及校园

    期次:第477期    作者:梁善茵 袁永晟 郭嘉欣 陈婉雯

  高校作为产学研合作的集聚地,其智能化趋势成为近年来全社会广泛关注的议题。深圳大学于2017年入选为示范型国家国际科技合作基地,一直走在全国高校智慧校园建设的前列。从早期“校园一卡通”的推行到新近电子校园码各项功能的落地,再到学期初杜鹃山菜鸟驿站自助取件,“自助”、“智能”等概念已融入师生生活的方方面面。


■校园智能化 “跑出加速度”
  “扫码时‘嘀’的一下很好听。别人替你操作时没有那种微妙的感觉,而我自己独立地把快递取出来,感觉参与了它出货的那一瞬间。”2018级管理学院的谭淇心用“很酷”形容第一次自助取件的感受。
  据菜鸟驿站负责人方明介绍,今年菜鸟驿站的包裹量日均6000~8000件,与去年同比增加了1000~2000件。单是粤海一个校区,日均包裹量就突破11000件。出于缩短取件时间、缓解包裹流转压力的切实需要,菜鸟驿站在本学期引进了新型的智能取件机器———高拍仪。

微信图片_20191111092950.jpg  新一代的高拍仪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识别二维码的功能,取件人只要打开支付宝账号的身份码,与货物面单的条码进行对照,在机器上扫描匹配成功即完成取件。经过升级,从驿站进门取件到出库,从原来的30秒缩减为现在的25秒。而针对高峰期可能出现的网络卡顿、设备故障等问题,驿站也在高拍仪旁的寄件台保留了人工服务,以便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并协助处理解决。
  放眼校园各地,除菜鸟驿站的高拍仪外,外卖柜、超市自助付款机、教工餐厅自助结账机、北门面部识别系统等智能设备都已进入深大师生的日常生活。在信息中心副主任秦斌眼中,校园智能化就是要提供更好更便捷的实践体验,智能化终究是要为人服务的。而从无到有,从研发到完善,深大的智能化建设历经了数十载。
  建校之初,在信息革命的大背景和邓小平同志“三个面向”的号召下,学校开始围绕基础设施为智能化建设奠基。这一阶段,校园电台广播、机房教学、校园网络和云计算体系不断发展完善,逐步实现校园各方面信息互联互通。在此基础上,针对业务系统的搭建工作也在稳步进行。以网上办事大厅为例,目前由约200台服务器共同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线上服务,已开通的服务项目超过700个,涵盖学校教务、财务、人事、科研各个方面。
  智能化实体设施的建设如火如荼,线上服务的创新也在同步推进。其中,电子校园卡作为实体校园卡的替代工具受到广泛运用。数据显示,目前已有3.8万人申请电子校园卡,日均使用频次为3万余人次。师生只需通过身份认证,即可将电子校园卡存入微信卡包,在需要时出示校园码进行小巴、饭堂的移动支付。

微信图片_20191111092919.jpg■体验“嘀—成功”模式待提升

    “未来的趋势”,是这几个同学受访时不约而同提及的字眼。对提升效率、减少成本的追求成为技术时代的大势所趋,也成为智能化设备走进校园的主要助推力。然而,智能化设备是否真的能节省人力并达到预期的效率仍然存疑。
  尽管2018级机电与控制工程学院的古必伟和管理学院的刘慧源(化名)都说,高拍仪上的文字指示清晰易懂,机器很容易掌握,但来自师范学院(教育学部)的游澜就曾遇到机器无法读取包裹条码的情况,连工作人员也无法有效解决故障。她认为这浪费了更多的时间,也耽误了其他同学取件。可见,人工与自动化并行的状态下,操作用时可能不减反增。其次,某些技术的限制也会降低实际效率。刘慧源(化名)和谭淇心提到帮别人代取件时,由于系统不完善而造成了不便;也有同学反映新型高拍仪不如原有扫描校卡的机器灵敏,身份码的开启依赖网络,网速直接影响排队时间。此外,隐私的安全性也是一大争议问题,人脸识别系统会获取使用者的生物数据。个人信息一旦泄露,后果无法想象。
  智能化设备为我们打开通往高效便捷的大门,门敞开的角度大小,也与握匙者自身密切相关。人们在接受新设备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打开校园码时出错、不懂如何操作等常见问题,但古必伟认为现阶段效率提升不明显的主要责任在使用者身上。“有些同学排队时低头玩手机,快轮到他时才慢悠悠掏手机点程序,发现换了新系统后手忙脚乱地学操作。”2017级人文学院的何嘉(化名)则从使用者个人心理负担层面表达其看法。服务过程中,人与人的接触变成了人与机器,看似是减少了某些不必要的社交关系,但实际上反而增加了她的焦虑。“我在使用自助服务时无数次告诉自己提前准备好一切,尽量缩短操作时长以免给别人造成不便。结果精神高度紧张,服务体验也严重下降。”
  事实上,绝大部分学生的适应能力强,智能设备的操作原理也远没有想象中复杂。要解决现有的问题,一方面需增强使用者自觉性,使用设备前适当准备;另一方面则需要管理方及时更新完善智能设备。“我们已向校方提出改造申请,计划在西南和斋区各增设一个点,把杜鹃山作为快递分拣的集散地,通过分流缓解场地不足的压力,目前正等待学校审批。”方明介绍道,新场地建成后会延长、增设取件通道,设立自动闸机和高拍仪,真正实现无人值守。而针对代取快递需要提供对方身份码,程序繁杂的问题,他也表示菜鸟驿站正研发取件授权的相关功能。

 

■“智”竞未来 无限可能在路上

      九月是搬宿舍的高峰期,要搬走宿舍的“全副家当”实在不易,一个人分批把行李从丁香阁搬到乔林阁,谭淇心苦笑着说:“发明个机器人帮我搬宿舍吧。”实际上,智能化技术应用于物流运输领域也不只是想象。2018年,清华大学就开始使用结合了5G技术和无人驾驶技术的“蜗必达”智能小车进行图书运输。
  “未来校园智能化将主要投入到改善学子们的学习和生活环境,让新技术更好地满足学习的新需求。”秦斌特别提到网上自助打印系统的投入使用,机器可以提供成绩单以及各种证明的自助打印,学生不用找人签名盖章,不仅省去了“跑部门”的时间,也便利了老师的工作,“目前可供打印的报表达到五十多种,这在全国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图书馆和教室作为学习的主要场所,也将进一步推进智能化应用。据图书馆办公室主任宋亚伟介绍,随着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图书将加入芯片,应用无线射频识别(RFID)技术来改善读者自助借还书的体验,“按照南馆一楼的改造计划,图书馆将增加更多的研讨空间以及创展空间,包括VR和AR体验区。”另外,学校将会建设远程互动教室,连接粤海、沧海与丽湖校区的学生,实现三个校区同步上课,解决跨校区学生上课不便的问题。“学校目前在智能化方面的投入主要集中在学习方面。信息中心也在建设一些非常规教室,例如把VR技术、全息技术运用在课堂中,以适应新型上课模式。”秦斌说。他还指出电子校园卡的功能将会不断完善,但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实体校园卡和虚拟电子卡并行的情况会长期持续,软硬件的升级改造需要时间,学校已经做了相应的规划。”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指出:加快信息化时代教育变革,建设智能化校园,统筹建设一体化智能化教学、管理与服务平台。校园智能化的浪潮涌动不息,深大作为伴随深圳而成长的特区大学和实验大学,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研发上自当勇立潮头。在此过程中,不仅需要学校的投入,也需要荔园广大师生的参与。“希望同学和老师们积极尝试所见所及的智能化设施,也多关注其背后的机理。”秦斌期待,更多的实践投入能让更多师生了解深大在智能化科研方面的发展情况,进一步理解和参与,为校园智能化发展助力。
(梁善茵 袁永晟 郭嘉欣 陈婉雯)